教案资料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脑力倍增 > 快速阅读 > 起源及发展 > >

考察党参起源发展杂忆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内掀起第一轮修志热潮,山西省药材公司要编纂《山西中药志》,向各地分公司分派提供资料的任务。晋东南地区古称上党,是中药材党参的主产区,因此撰写“党参”的相关内容便落到长治分公司头上。作为主要分管文字工作的办公室副主任,我义不容辞地担当起考察党参起源发展的工作,在1983-1985年间,先后赴壶关、陵川、沁水等地,查阅史籍和地方志,实地察看,以李时珍《本草纲目》为蓝本,弄清了党参药用的短暂历史,并意外地发现上党地区是药用人参的第一故乡,这一观点得到专家认可,30年后,编入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治记忆》一书中。

1983年夏,我先到壶关考察,在县城南关新建的壶关县图书馆翻阅史籍,竟然在《隋书·五行志》发现这样一段记载:“上党有人宅后每夜有人呼声,求之不得,去宅一里许,见人参枝叶峻茂,掘之入地五尺,得人参一如人体,四肢毕备,呼声遂绝。”《本草纲目》《潞安府志》杂记卷、《壶关县志》等均转载这段话,词句大同小异,内容一致。《壶关县志》中还有《人参汇说》一篇,引用唐宋名人歌颂“紫团参”的诗词,以证明上党人参的历史悠久。

我喜不自禁,以为此处“上党人参”即可简称为“党参”,两者是一回事。可《壶关县志》中又有紫团山“昔产紫团参,后绝”和“历代入贡,逮明初高帝诏止之”的记载。难道党参名品在明代就“后绝”了吗?我一时陷入迷惘之中。

后来,我到陵川考察,县委通讯组干事石松峰陪同我到陵川县地方志办公室查阅资料,竟然在清光绪《陵川县志》中查到了县令李桢的《种参说》一文:

参产上党。陵居上党之脊,药产有参,前志名而未详。按参根入于土,苗生芦头,瓢长叶小,开花结子。旧时野生不蕃,近有种者。东北乡民,于山坡南阴,开刨确田,雪前下种,杂麻采子。经冬雪覆,来春参苗并茁,渐畏日燥,有麻菜产其间,枝叶掩护可免曝槁。其苗或缺,随时补植。勤去草蔓,勿扰其生。瓢花经寒而萎,次年复生。每年增一芦头,二三年后,根长成参。先刨大本,留其樨者,陆续刨取,至十余年者愈佳。本新出土,肥润而白,土染变色。收运至家,向日摊晒,宵间众手把握,使坚致有纹,各束成捆,累万累千,于外省药肆会上鬻之,多获倍利。土沃者其参倍大。但种参之坡,久后草木不生耳。

从上文可知,党参因产于古上党郡而得名,上党郡曾改称潞州,党参又被称为潞党参。还可看出,陵川在清光绪年间才有种参者出现,历史并不遥远。

我在陵川不仅查阅了地方志书,还到久负盛名的黄松背村一带观察名产“五花芯”党参,该党参肥大粗壮,肉质柔润。断面纹路像盛开的五瓣花朵,色泽鲜亮,沁芳怡人,以油性高、粉性足、含糖多、药性大而著称,是党参中的极品。陵川党参在河南百泉、河北安国、安徽亳州党参市场占有很大份额。

陵川药材公司经理还陪同我在六泉参观了人参、天麻培育基地,使我对人参、党参的不同有了直观的认识。进一步加深了对人参、党参药用历史的来龙去脉的了解。

1985年9月,我还到沁水县下川人参种植场实地勘验,解决山林补偿纠纷,了解这里适合种植人参的自然环境、气候条件和艰苦创业的情况。10月21日在《太行日报》发表了题为《佳气别在青山里》的通讯,予以报道。

以上情况让我陷入困惑:上党人参和党参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人民日报》1985年10月24日转载的《森林与人类》杂志的一篇题为《上党人参失踪的启示》让我茅塞顿开,找到答案。该文指出:“人参是五加科古代残留植物,是第三纪植物区系的代表。人参适于生长在以柞椴为主的阔叶林以及柞、椴、松间生小灌木的混交林中。这里土壤肥沃,结构疏松,通气透水,保水性能好。按照森林生态系统规律,温带落叶林主要分布在北纬三十度至五十度温带季风区范围内。这里的气候特点是:四季分明,夏季炎热多雨,冬季寒冷,生长期为一百三十天至二百天,年降雨量为五百毫米至一千毫米。”晋东南地区(含长治、晋城两市辖区)古称上党,位于北纬35度10分至37度10分之间,年降雨量平均650毫米,无霜期平均160天,南部190天,北部125天。古代上党有过繁茂的森林,又具有上述气候特点,具有人参生长的生态环境。因而,上党地区曾经成为人参的第一故乡。

人参产于上党,古籍多有记载。《说文解字》载:“人参,药草,出上党”。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载:“人参生上党山谷及辽东”,并在比较之后,称上党人参优于百济、高丽人参。《唐新修本草》《本草衍义》《本草图经》等药书都对上党人参的功能给予高度评价。《壶关县志》载“考方书,人参种类甚多,唯产上党紫团山者为紫团参,最为上品”。《梦溪笔谈》在记载了王安石拒收紫团参的故事。可见唐宋时期,上党人参风行国内,备受赞誉。限于篇幅,古籍引文不予赘述。

到了明代,太行山区由于人类扩大耕地,滥伐森林,再加上对人参的无情挖掘,使人参失掉了存活条件并断子绝孙,濒于灭绝。《本草纲目》中记载,当时人参已不多见,并称“上党,今潞州地,民以人参为地方害,不复采取,今所用者皆是辽参。”从此,东北长白山区成为人参主要产地。明成祖时,东北人参进入交易市场,清代驰名全国。明代时,党参还没有进入药用领域,故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只有“人参”,没有“党参”。李时珍书中大量引用前人著述中有关“人参”的内容,为我们研究“上党人参”提供了方便,但他都注明原作书名、作者姓名,表明他是一位严肃的尊重知识产权的伟大的药物学家。

从药物性味和功能来看,人参和党参有相似之处,但人参属五加科植物,党参属桔梗科植物,两者根、叶形态不同,生活习性不一,凡夫俗子都能辨认,不会搞错。事实是,上党人参灭绝后,人们用党参代用,因而党参药用历史很短。“党参”之名首载于吴仪洛著《本草从新》,该书刊行于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乾隆三十五年(1770)编修的《潞安府志》在“物产卷”部分首次列入“党参”,并特别注明“古有人参……今所出唯党参。”而清雍正《泽州府志》的“物产卷”所列59种药物中,无“党参”,却注明:“人参,唐常贡。高平岁贡人参三十斤,味性与潞产同……今壶关紫团山亦少,泽属绝无。”光绪《陵川县志》不但列入党参,还附有县令的《种参说》,为我们确定党参的药用历史提供了确凿的书证。

根据上述考察,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一、古上党人参即今之药用人参,上党是人参的第一故乡。陵川、沁水栽植人参成功,可为生态环境适于人参成长之佐证。

二、党参是上党人参灭绝后的代用品,药用历史虽短,但却成为风行全国的标志性产品。

三、人参、党参属于不同科别植物,不能混为一谈。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起源及发展”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