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案资料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演讲与口才 > 口才运用 > 律师口才 > >

南昌实习女律师被杀事件:嫌犯参加工作面试失败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红谷滩杀人事件

  万小弟(化名)杀人的十多天前,母亲李桂英(化名)察觉他不太对劲。

  那晚,她和丈夫万田(化名)坐在客厅看电视,万小弟突然冲进厨房,拿起刀要砍他自己,嘴里一边嘟囔“我活不成了,活不成了。”

  万小弟持有“精神叁级残疾证”,《世界卫生组织残疾评定量表Ⅱ》定义精神叁级残疾为:“可以与人进行简单交流,能学习新事物,被动参与社交活动”,只是患者不管交流还是学习、社交能力都比一般人要差。

  万小弟需要定期服药控制病情。李桂英不确定他这几天有没有吃药。

  在案发的三四天前,万小弟曾经应聘过保安。他跟朋友老贾(化名)在电话里抱怨应聘失败,他还说起前几天去别的公司应聘,也因为尿酸过高被拒。

  老贾和万小弟在一家公司做保安时相识,除了“不太聪明”,老贾没有发现万小弟有特别的异常,他也不知道万小弟有精神疾病。“要是像精神病,也不会在这里做事啊”,万的另一个前同事回忆,万小弟话不多,也没有和其他同事发生过冲突。

  但被老贾形容为“胆小”的万小弟,在5月24日的傍晚,当街残忍地刺死了年轻的实习律师沈芸(化名)。短短15秒内,万小弟朝着沈芸捅了数十刀,沈芸随即倒在血泊之中。

  万小弟目前被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批捕,他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而警方暂未披露更多案情。

  沈芸和万小弟的父母都称并不认识对方,此次案件与精神疾病有无关系至今是个谜团。

  凶案

  5月24日上午9点,万小弟出门了。

  他和父母住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一处安置房小区内,因为是最小的儿子,奶奶给他取名叫小弟。

  父亲万田(化名)回忆,万小弟离家时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只说了句去铜锣湾问问情况,随后骑着电动车离开。

  母亲李桂英解释说,三四天前,万小弟曾去到离家4公里外的铜锣湾广场应聘保安,对方让他回家等电话。但此后,万小弟始终没有接到电话,他决定再去问问。

  这天,他特地换上了一身白色上衣、白色长裤和黑色皮鞋——上次去应聘时,万小弟穿着拖鞋,显得邋邋遢遢。与他相识四年的朋友老贾(化名)提醒他,把胡子剃干净,穿干净点再去。

  应聘那天早上八点多,他曾多次打电话给许久未联系的老贾,说自己很久没找到工作,让他帮帮忙。老贾能听出来,万小弟有些绝望。

  但老贾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者,他建议万小弟面试时穿干净些,不要怯场,“做保安就是要脸皮厚,大不了这家不要再问下一家。”

  5月24日9点20分,万小弟来到铜锣湾广场,在下面等了一会便独自上楼。中午11点多,老贾主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问他情况如何。电话里万小弟说,面试失败了。

  这家公司对保安的要求之一,是身高不低于1米7,万小弟只有1米6多。

  “他x的,别人都要,就不要我。”万小弟说起来有些生气,他还告诉老贾,这几天去别的公司应聘,也因尿酸过高,体检未通过。

  老贾有些意外,说你运气怎么这么差?万小弟没接话头,只说了句“再联系”便挂断了电话。

  这之后,万小弟去了哪,见了什么人,老贾一概不知。期间,万小弟的二哥等多次给他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他也没有回家。

  大约六个小时后,万小弟的身影被红谷滩新区凤凰中大道的一处监控探头捕捉到。

  这是一条双向四车道的宽阔道路,车辆川流不息,周边写字楼、商业综合体林立,此处往西北500米,东南一公里绵延,是南昌市西区最繁华的地带。南昌地铁一号线在这拐了个弯,上下班高峰期,凤凰中大道是通往地铁站的必经之路之一。

  5月24日是一个周五,沈芸和律所其他两位年纪相仿的实习律师结束当天工作后,相约去附近的万达广场逛街,一起喝奶茶。

  位于附近一处写字楼的律所到商场不过700米。视频显示,沈芸三人由南往北走在人行道上,边走边聊。经过一处工地时,走在最前面的女孩不经意回过头,此时万小弟扑了上来,他从红色袋子里掏出一把刀,毫不迟疑地刺向走在中间的沈芸的颈部。沈芸倒地,万小弟也没有停手。

万小弟行凶的地点  除标注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沈文迪 图

万小弟行凶的地点 除标注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沈文迪 图

  工地门口的一位保安听到,万小弟口中不住地说,“刺死刺死”,连续捅了十多刀后,他立即向南跑去,期间还回头看了一眼沈芸。

  沈芸所在律所的一位同事介绍,万小弟行凶后把刀扔了,躲在离事发地100米不到的一处停车场。半个小时后,他被警方抓获,而沈芸经抢救无效后去世。

沈芸同事说,万小弟杀人后躲到了附近的停车场

沈芸同事说,万小弟杀人后躲到了附近的停车场

  沈芸

  照片上的沈芸看上去清秀、明亮。身高163公分的她体重90多斤,如同一位邻家少女。

  事发后,沈芸的父亲把女儿的实习律师证随身带着,时不时掏出来看看照片,“心里像刀割一样的痛”,父亲说。

  这是一个来自江西瑞金的四口之家。沈芸的父母早年在广东打工时相恋,沈芸出生后,父亲给她取了一个乳名,叫“粤宝”。

  夫妻俩一直在汕头做工,沈父是泥瓦匠,沈母做家政,赚的都是辛苦钱。他们希望女儿毕业后当个老师,安安稳稳的,但沈芸要强,她说想做律师。毕业于厦门大学,做律师的堂姐是她的榜样。

  而沈芸是他家人的骄傲。弟弟沈浩(化名)历数姐姐的过往:本科考入上饶师范学院的政治与法律学院后,为了锻炼口才,加入了辩论协会,毕业实习,她选择了当地的一家律所,作为实习律师代表上台发过言。

  沈芸还一次性通过了司法考试。父亲深刻记得,沈芸给他报喜的那天,喜悦的声音。她说成绩公布的前夜,紧张的不能入睡,“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东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