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案资料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脑力倍增 > 想象力 > >

散文写作:“看山不是山”与“看山仍是山”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散文写作:“看山不是山”与“看山仍是山”

  历史时空中的情怀

  城与人之间的情义

历史散文一直以来是中国散文写作的重要传统,不断重塑历史依然是理解现实的一种方式。作家们以一己之力去体恤国族经验和文化精魂,在史识洞见和文学想象力的支撑下,文本呈现出多维时间和空间叠加的叙事难度,以及多重证据交互映衬的历史真实性。中国作家的入世与出世情怀都在历史散文里得到非常有力的呈现与表达,如夏立君《时间的压力》、夏坚勇《绍兴十二年》、赵柏田《南华录》和张定浩《既见君子:过去时代的诗与人》等等。作家们带着无限的怅惘向已经死去的文明表达深深的敬意,无论是信仰、价值、道义甚至于癖好,一种可以让自己心生热爱的人生方式无疑是令人向往的。这类写作中,作家的专门性知识和学养与历史真实之间充满着张力,客观史料记载中的历史和主观性言说的历史呈现出不同的面相。历史散文如何在这种张力中抵达更高的哲思与诗意,从而以回溯逝去时代来内视与反思现时代?这是一个问题。

人类文明在相当大程度上有赖于所造之物的彰显与表达,作为人类所造之物的集中性符号——城市,依然是作家重点的摹写对象。在宁肯《北京:城与年》和沈嘉禄《石库门·夜来香》中,北京和上海这两座城市,一北一南凸显出回溯目光中城与人之间的关系。城市以巨大的符码性意象塑造着城中的人,而人也以顽强坚韧的品性建构着城的记忆、历史与当下。

散文写作:“看山不是山”与“看山仍是山”

散文写作:“看山不是山”与“看山仍是山”

(责编:郜林筱(实习)、陈康清)


分享到: 更多